义乌新闻网 > 义乌新闻 >

实探义乌吸管厂:禁塑令实施在即,老板们却陷入转型迷途……

时间:2020-09-11 19:20 来源:未知  手机版

中国国学,章子怡 海滩,网游之幻界传说

疫情叠加禁塑令让在义乌开吸管厂的李毅(化名)很头疼。

“疫情期间基本就没有接到单子,租的厂房刚好到期。做了近二十年,十几个员工,关了(工厂)舍不得员工和设备。现在禁塑令下来,搬新厂做纸吸管,大家接受度又不高……”对企业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李毅有些迷茫。

今年以来,国家对塑料污染愈发重视,相关法律、规定密集出台。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明确提出“2020年底,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

现在离“禁塑大限”只有4个月时间。

8月初,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吸管产销重镇义乌随访发现,销售塑料吸管商家数量仍旧最多,纸质吸管次之,少数门店有PLA(聚乳酸,生物可降解材料)吸管。不过,义乌国际商贸城多名店主告诉记者,7月中旬后,询问纸质吸管的客户开始变多了。国际疫情形势仍不明朗,禁塑令之下,国内市场成为他们新的希望。

双童吸管博物馆中的定制吸管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舒冬妮 摄

纸吸管第二春来了?

在吸管生产行业,义乌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根据启信宝信息,全国共有2311家从事吸管相关经营的企业,其中浙江省441家占近20%,而义乌一地就占浙江省的20%。纸吸管制造商浙江安倩纸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安倩),以及全国最大的吸管生产商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童日用)就位于此。

日前,记者在浙江安倩驻地见到了企业创始人周小玲。她的办公室并没有多整洁,办公桌上有半杯插着纸吸管的奶茶和两个泡着纸吸管的水杯,墙角还堆放着一堆物料。

一个半小时时间,周小玲接了3个电话,中途离开近30分钟。起身进出办公室时,高跟鞋声听来有些疲惫。不过,在聊到“纸质吸管的春天来了”时,周小玲两眼放光:“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机会。”

近来,周小玲每天都要在办公室与十几个询价纸吸管的客户见面。她会给每个客户点一杯奶茶,让客户体验自家的纸吸管。

2016年,周小玲在义乌以两台机器起家,2018年初有了8台机器。2018年4月,周小玲一口气添置了22台机器,成为有30台机器的大厂。周小玲清楚地记得,2018年9月25日,30台机器到货摆在工厂。

在吸管行业,冰火并存的2018年一定是绕不开的。当年,不少国家宣布禁用塑料吸管,一时间,纸质吸管红极一时。双童日用总经理李二桥用“群魔乱舞”形容彼时的状态,“当时对产品的质量要求不高,品种也单一,只要你做出来就被收走,没有太多的技术门槛,跟前段时间口罩一样。”

双童日用驻地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舒冬妮 摄

吸管的价格以分为单位,单支利润很薄,赚钱靠薄利多销。李二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支吸管成本3分,售价1毛,净赚7分,300%的利润,而且当时的订单量以千万支甚至亿支为单位,100万元的货净赚70万元,利润相当可观。

“三月份是卖得最好的,四五月是订单爆发期,但经过3个多月海运,大概9月第一批货到达国外,客户发现吸管放在水里会开胶,甚至打开包装就发现有发霉长虫的……”一哄而上后,纸吸管行业一地鸡毛,国外陆续出台纸吸管相关标准,整个行业慢慢暴露在阳光之下,国外客户采购也变得更加专业,随即订单急转直下,一些人开始退出。纸质吸管也由春直接入冬。

“现在他们都还在处理设备和库存,有的纸吸管标价1分,甚至两三厘,当废纸卖,一箱一万支吸管14千克10块钱,不就相当于8毛一斤的废纸吗?机器设备也是当废铁卖掉的。”以可降解吸管为主的经销商、尧胜日用品创始人张勇军说。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pjszyw.com/yiwuxinwen/47267.html

本文标签:吸管 塑料 记者 转型 纸质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