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新闻网 > 义乌时尚 >

从热钱到骗局:特殊时期的“熔喷布”世界,考验的是人性

时间:2020-05-21 17:48 来源:未知  手机版

王尔德童话故事,鼻部整形哪家医院好,原配宝典小说

一场新冠疫情,让口罩成为最抢手的货品,也带火了上游的熔喷布产业。
半年前,钱永(化名)还是门外汉,甚至都很少听过熔喷布这个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才接触到了这个圈子。
一家熔喷布工厂仓库,一名工人正在搬运货物。视觉中国供图
他是一名熔喷布中介商,负责连接买家和厂商,赚取中间差价。
前段时间,被称为“口罩猎人”的口罩商林栋很是火过一阵子。钱永做的事,其实和林栋差不多,只不过他经手的,是熔喷布。
这半年来,钱永接电话接到手软。每天几十个电话,全是催着要进货的。甚至有的人,电话里谈不妥,大老远开着车跑过来,带着上百万的现金,直到拿到货才心满意足。
毕竟,在当下的口罩行业,过去的每分每秒,都是钱。而有了熔喷布,才能生产出口罩来。
这半年来,钱永见识过圈子里几乎所有光怪陆离的事。热钱、焦虑、骗局……这段特殊时期的熔喷布世界,考验的不仅是诚信,还有人性。
台州一家熔喷布企业,这几个月,机器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
熔喷布机现在就是一台印钞机
现在,熔喷布的世界,是没有日夜的。
5月12日深夜,钱永开车来到台州的一个工业区,在一家工厂门口停下。
他招呼门卫开门,给他递了一根烟。看得出他们彼此很熟了。
公司里一个熔喷布生产车间,灯火彻夜通明,机器轰鸣声震耳欲聋。门口,有等着拉货的大车。
熔喷布正在一刻不停地生产出来,在很多人看来,包括钱永自己,那台机器就是一台印钞机。
这是一套大型的机器,原料颗粒输入后,通过一米多长的喷头,喷出一卷卷白色的像棉絮一样的布。它们被卷成一卷卷,每一卷重十公斤,刚下线,就被搬上等待的大货车,然后运往全国各地。
像棉花糖一样的飞絮,在空气里飞舞,散发的也像是金子般的诱人味道。
“这是真正的熔喷,机器喷出来的布。”钱永跟我这个纯粹的外行解释到。
我们面前的这台机器是全自动的,只需偶尔工人检查一下。往年,这样的一台机器只要一两百万元,现在哪怕出到上千万元的价格,也很难买到。
在这场波及全世界的新冠疫情下,熔喷布成为时下最紧俏的商品。它是口罩最重要的原材料。
忙活一天,赚了两万
钱永一开始是卖口罩的,他帮很多口罩厂卖口罩,但很快,随着国内疫情的控制和政策变化,口罩生意不好做了。他手上积累了一些客户,开始做熔喷布的买卖。
一辆河南牌照的货车,正在紧张地装货。穿巴宝莉外套的小伙子在指挥,他看起来大学刚毕业。钱永告诉我,小伙子是公司老板的儿子。门口停着他的跑车,一公里外就能听到马达的轰鸣声。
“工厂24小时不间断生产都来不及,要货的人太多了。”钱永感慨。
这家公司原本只生产各种原料,熔喷布原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块业务,因为以前口罩厂并不多,需求量很小。疫情爆发后,公司立即停掉其他原料的生产线,所有机器全部用于生产熔喷布原料。后来,又紧急买进机器,直接生产熔喷布。
整条生产线没日没夜的运行,赚来的钞票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现在,这家公司还在准备增加一条新生产线,以满足市场需要。“你看,这里在造新的厂房。”夜色里,钱永指着一幢在建的房子和我说。
“又订了几台新的机器,但一个多月了还没到货。”他说。
第二天凌晨,他发完了这家工厂的一批货,然后开车回老家,在一个小镇上,接上自己的母亲,没有停歇就连夜往回赶。
实在太忙了,家里孩子没人管,接老人来帮忙带一下。
等到睡觉,已是凌晨两点多。对于钱永来说,这只是疫情开始后最平常的一天。他大致算了一下,今天一天一共赚了两万多块钱。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pjszyw.com/yiwushishang/34529.html

本文标签:口罩 都是 机器 义乌 工厂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