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新闻网 > 义乌旅游 >

义乌商人吴 军荣生死线突围记

时间:2020-03-23 14:36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易经数字开运宝鉴,香港手机报价,endlesshorizon

“商道酬信,说的就是商人要守道,诚信经商则无往不利。” 义乌商人**荣说他一直信奉“商道酬信,业道酬精”的古训,并以此作为自己的从商哲学。 **荣以较平静的心态,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忧心,向笔者叙述他在浦江经营“荣建臻园”(后名“绿城玫瑰园”)房产项目的经历。 2013年10月,**荣带着满腔热忱,跑到浦江与人合作,成立了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专门运行“荣建臻园”房产项目。**荣曾占公司67%股权。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笔者,“荣建臻园”项目运行以后,公司便陷进融资困局,局势扑朔迷离,股权、法人代表几经易手,最终**荣脱离公司。 2018年10月25日,浦江县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荣建公司破产清算一案;2020年1月20日,“荣建臻园”资产经公开拍卖5.2亿元。 **荣说,“荣建臻园”就是他的生死线。 “荣建臻园” 效益看好 2013年,在国家政策趋向宽松、经济平稳回升等宏观环境持续向好的情况下,无论是房地产行业或是开发企业,都是高歌猛进的一年。 基于房地产业温热回升的大好形势,在义乌经营房地产项目的**荣,跃跃欲试,想去外地经营一个比较稳当的房地产项目。 2013年上半年,经人引见,**荣认识了浦江县浦阳街道某村的村主任张某人(化名)。张某人看中了浦阳街道蒋义线边西山公园西路口对面一块地块,可以开发房地产。张某人说他与时任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黄某立(化名,已服刑)有特别好的关系,黄某立可以帮助把该地块搞定。 张某人说他也正急于寻找合作人。 张某人与**荣一谈这个事,便一拍即合。双方有相见恨晚之激动。 **荣觉得张某人是一村之长,在当地又具有很好的人脉,尤其有黄某立这颗大树护着,且合作开发这个项目,前期拿地等事项都由张某人拿捏落实,不用自己操一点心思,自己只负责工程融资。 **荣从事房产开发多年,知道拿到地皮是最根本。 2013年6月22日,**荣与张某人签订了一份“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约定,张某人负责项目土地的前期操作,并保证操作成功;**荣负责除注册资金之外的项目资金;项目土地挂牌成功后,成立荣建公司,注册资金1200万元,**荣占股权67%,张某人占股权33%,股权资金须在注册公司时双方一次到位。 2013年8月,**荣代表荣建公司(筹)以2.668余亿元价格获得了浦江浦阳街道蒋义线以西C-1011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这意味着“荣建臻园”建设项目正式落地。
“荣建臻园”地处s20省道边上,交通便利,南有翠湖生态区,北有望族一号小区、 兰山庭院**住宅区,边上还有浦江三大公园之一的西山公园 ;占地面积4.5万平米,建筑面积12万平米,建造69幢双拼排屋,700多套高层公寓 ,预算**6亿元,预估市值12亿元以上。 许多房地产商人均看好这个项目。 高利借款 怪圈诡谲 “荣建臻园”项目资金预算需要6亿元 ,根据与张某人所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资金都要由**荣负责筹措。 “荣建臻园”项目前期融资,主要通过民间借贷。资金来自江苏南通民营企业家刘某香(化名)和义乌民间放贷人龚某群(化名)两人的借贷,月息在3%以上。 “张某人他不会在项目资金筹集上出一份力,好像荣建公司是我一个人的他没有份一样。”**荣说,资金他去借来,他再通过自己义乌的公司向银行贷款,贷来的钱再去还公司的债务,如此循环。 “对于张某人来说,他是****,等房子可以预售了,他分款就是。”**荣认为,既然“合作框架协议”里面写得明明白白,他就要承担融资责任,恪守这个约定,哪怕倾尽家产也要保证项目资金。 许多借款都是**荣及**荣名下的义乌公司作为主体,这就给他带来了隐患。 2013年10月14日,荣建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刘某香占股90%,股金4500万元,**荣占股10%,股金500万元,法人代表是刘某香关联人袁某某(化名)担任。 “荣建臻园”项目土地出让金2.668亿元,是**荣向刘某香借来的。刘某香要求以荣建公司股权作借款质押,所以注册公司时,刘某香占股权90%. 既然是借款就会产生利息。 根据刘某香与**荣签订的协议中显示,待具备了条件,**荣要回购刘某香90%股权,回收价格以股权货币年**45%计算。也就是说,如果到了一年回收,刘某香4500万元的股权金额,**荣要支付6525万元。 刘某香与**荣签订的协议中还约定其他借款按月息2.5%计算。知情人说,刘某香看好“荣建臻园”项目的可贵利益,有股权 质押,因而他愿意巨额放贷。 2014年1月,为偿还刘某香借款,减轻高利负担,同时为了及时回购股权,**荣以自己独资的义乌荣赫贸易有限公司名义向渤海信托公司贷款3.6亿元,用于清理荣建公司债务。**荣说刘某香也获得了不菲收益。 2014年2月28日,刘某香将质押的90%股权分别转让给**荣57%和张某人33%。 2014年3月6日,荣建公司办理了股权和法人变更登记。法人代表变更为**荣。 2014年,由于虚拟经济持续升高,超过了实体经济,还有来自新兴互联网金融冲击,房地产业一时出现颠簸,面临严峻形势。 为赶项目工期,支付部分工程款,解决资金周转,**荣于2014年4月1日向义乌放贷人龚某群短期借款4000万元,借期4个月,月息3%,如逾期按月息5%计算。 2014年9月,“荣建臻园”69幢排屋顺利结顶,也领取了预售许可证,同时高层楼盘1#楼、2#楼预计可在2015年初开盘。待“荣建臻园”按进程一个一个开盘,有了资金回笼,融资困局如坚硬的冰块,就会慢慢融化。 “荣建臻园”项目开始显露一丝曙光。 但事与愿违,“荣建臻园”排屋销售不畅,资金回笼受阻,致使高层楼工程进展举步维艰,同时也产生不良的连锁反应。 借龚某群的4000万元高利贷造成了逾期,协商不成,龚某群纠集一伙不明身份的人,不断纠扰**荣,提出非正当要求。****荣被迫同意将荣建公司及**荣名下的浙江融华置业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法人代表私章一并交给龚某群,**荣还被要求出具授权承诺书,龚某群可以从上述两家公司的银行账户里自行划扣款项。 不利因素纷至沓来。荣建臻园”项目资金发生严重短缺。2015年春节前后三个月,**荣面临四面楚歌。 如果有后续资金注入,“荣建臻园”高层1#楼、2#楼可望在2015年初预售。预售高层楼盘资金得到回笼,事态就往利好方向发展。 2014年11月初,刘某香同意**荣再借给荣建公司资金15328万元。 “这个数额包含了利息。我用这笔钱还了龚某群借款本金2000万元。” **荣缓缓回忆那时的情景:2014年12月,高层1#楼、2#楼可以领取预售证。但荣建公司公章押在龚某群那里,不要奢望拿回公章,就是盖一下章他也不肯,以致无法领取预售证。没有预售证,高层1#楼、2#楼就不能开盘预售。龚某群趁机领着一帮人,连续好多天跑到售楼展厅里来吵,嚷嚷着要还给他剩余的2000万元,还有利息。他们还拿着白色横幅,横幅上写的字读出来很难听,说如果不马上还钱,就把横幅挂到外面去,让路人皆知。我知道龚某群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把排屋以低价抵给他。 “当时情况是,龚某群不盖章,预售证就不能领取。还有,如果不答应用排屋以低价抵给他,他们这帮人天天要来闹。排屋抵给他了,公章也拿回来了,这事情也了了,再则,通过预售资金可以回笼一部分,以缓解公司困境。” **荣被迫同意以**4000万元的“荣建臻园”6幢排屋抵给龚某群,以抵2000万元借款并利息700万元。 2015年2月9日,龚某群要**荣写下“以房抵偿承诺书”,承诺将6幢排屋以低价抵偿给龚某群,抵偿2000万元的欠款加上400万元利息,共计2400万元,另还欠龚某群300万元。6幢排屋的抵偿,另行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开具销售发票。 **荣原以为6幢排屋作了抵偿,并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同时也开了6张房屋销售发票,想必在龚某群那边二个公司的二套公章可以拿回来了。但事情又出意外,龚某群断然不肯退回公章,甚至也不肯盖章好让**荣领排屋预售证。 当时,1#楼、2#楼的工程正在夜以继日赶工,包工头说工期没有问题,计划2015年初进行预售也没有影响。如果1#楼、2#楼的预售能够按时顺利,那么过年这道“索命坑”就可以跨过去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候,股东张某人却不同意开盘预售高层1#楼、2#楼。 **荣虽是拥有荣建公司67%股权的法人代表,但可怜的是公司所有公章及法人私章都被龚某群押着,公司的营业执照、工程图纸、工程合同等所有重要文件资料,都被张某人控制。 “我是他们的一只棋子,为他们跑腿打拼的,但却要承担风险责任。”**荣说,张某人占股33%,股金是1650万,按照约定股金要全部交入公司的,但他只交了436万,余款1214万元股金一直拖着不交。此时,张某人提出要我出4000万元价格购买他的股权。” 各种不利不测因素纠结在一起,导致1#楼、2#楼预售计划泡汤。 已经临近2015年春节,必须要支付的工程款、民工工资还没有 着落。民工为催讨工资,不断去县政府信访。在县政府社保部门的协 调下,公司同意将5套连排房屋以低价1400万元销售出去。 以此 终于解决了民工工资。 “大意失荆州” 背债出局 2015年初,荣建公司资金链断裂,“荣建臻园”工程被迫暂时停工。**荣为筹集一笔资金,摆脱困境,尽快让工程正常开工,遂将名下股权质押给刘某香,名义上还是以股权转让形式。 2015年2月7日,**荣与刘某香控制的YL房地产开发公司(化名)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荣以67%股权按1:1比例3350万元作价转让。该协议约定,YL房地产公司在签约后三日内将3350万元以现金形式一次性付给**荣。 **荣以为用股权质押以获得一笔借款,也实是权宜之计。而且与刘某香当面约定好,形式上转了股权,**荣还是参与公司日常管理和决策。 “股权转让协议”签约后过去了一个多月,3350万元转让款没有划到**荣账上。 2015年3月20日,**荣事先一点不知情,张某人去浦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办证窗口作了公司变更登记。原法人代表**荣变更为刘某香关联人杨某海(化名),**荣67%股权变更登记在刘某香控制的YL房地产公司名下。 为办理股权变更登记,张某人去缴纳了印花税3.3万多元,冒名**荣缴纳了个人所得税9.9万多元。另外,在修改的公司章程第五条**项表明:YL房地产公司出资3350元,占注册资本的67%,于2013年10月31日前一次性足额缴纳。 **荣感到纳闷,股权转让金没有支付,办理股权登记他又不在现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怎么可以准许办理呢? **荣退一步想,反正股权转让是临时受让,是为了向刘某香借款,他还是参与荣建公司的经营管理。这样想着他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 然而,荣建公司是动真格了。 张某人干干脆脆告诉**荣,说他脱离了公司,不再是公司股东,不用参与公司事情了。 荣建公司的创始人**荣已不再是荣建公司的人了。 “创立荣建公司,我非但一无所获,如今被迫出局,却还要承担沉重的债务。当初筹集荣建臻园项目资金,许多是以我个人名义和义乌荣赫公司名义借的。” 自“荣建臻园”项目开工以来,几乎所有的运行资金均是由**荣负责筹措。 按**荣说法,他一直恪守与张某人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中的约定,无论怎么艰辛万苦,他都要把项目资金筹措到位,甚至把家里财产、亲朋好友的钱、自己名下公司,以及自己的人格、信誉,统统都押上去了。与刘某香合作就是借贷关系,刘某香占有股权或他转让给YL房地产公司股权都是一种融资方式。向民间借款尽管涉及高利,但为了项目资金不断链,只能靠着借新债还旧债,到了房屋开盘预售,资金周转就开始稳定了,前期的融资成本虽然高,但项目利润还是不算少的。 弄虚成实 刀俎之肉 知情人士认为,操作“荣建臻园”就是在下一盘棋,看谁是掌握主动权。谁掌握了主动权,就按照他的思路布局,一步一步朝着他取胜方向前行。 **荣说他根本想不到会弄虚成实,刘某香真的名副其实坐上了荣建公司***位置。 这使**荣想通了当初张某人为何要瞒着他去办理股权和法人变更登记。而变更登记那一天,刚巧刘某香让**荣去杭州商量事情。 据**荣**,2015年3月20日要去办变更手续,但公章在龚某群处。2015年3月19日,张某人、刘某香(YL房地产公司)和龚某群三人签名写了个“承诺书”,作为张某人、刘某香和龚某群各自对相对人的保证承诺。 龚某群在承诺书中承诺:荣建公司还欠龚某群借款本金2000万元,经协商利息250万元。现龚某群将荣建公司的公章、财务专用章移交给荣建公司张某人。 张某人在承诺书中承诺:荣建公司公章和财务章由我保管,配合YL房地产公司将**荣在荣建公司的股份成功收购,以工商过户至YL房地产公司名下为准。过户7日内,我承诺负责清偿龚某群2250万元借款本息。若未能在15日内履行上述承诺,或未在收到公章三日内完成过户,则将公章及财务章返还给龚某群。 刘某香(YL房地产公司)在承诺书中承诺:如完成股权成功收购并办理变更,则保证在过户后15日内负责由荣建公司一次性支付龚某群本息2250万元。 龚某群已经获得**4000万元6幢排屋,足以抵偿200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但是,张某人和刘某香却同意承诺再给龚某群2250万元人民币。 **荣说,这真让人匪夷所思。 **荣离开荣建公司后,为其与YL房地产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也争取到了许多有利的说法。 **荣与刘某香(YL房地产公司)之间的博弈存在二个焦点:一是,是否真实的股权转让,还是临时受让?二是,**荣本人是否真的收到了股权转让款? 针对**个焦点,是否真实的股权转让,还是临时受让?**荣列举了几个事实。 据2015年3月1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补充协议》**条明文显示,**荣持有股权的荣建公司房地产开发项目整体工程量已经完成50%,因资金链断裂,YL房地产公司为友好帮助**荣,临时受让**荣股权,由YL房地产公司负责后期投入资金。 2015年3月24日,YL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刘某香在亲笔签署的一份“授权委托书”上明确表示:“我公司受让原**荣所持有的荣建公司67%的股份,因本次转让系委托方代持行为,为了保证项目受托方的权益,现我公司全权委托**荣行使权力……” 2016年4月18日,**荣与YL房地产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 该协议显示:由**荣**开发的荣建公司“荣建臻园”项目, 在2014年项目开发资金紧张,向YL房地产公司借款用于项目周转, 连本带利1.6亿余元,分别以袁某、杨某海、黄某、刘某等以购房的 名义汇入荣建公司账户。 该协议中约定,荣建公司以15套排屋预售登记备案于YL房地产公司名下,作为债务抵押;债务抵押后,YL房地产公司将部分股权变更登记在**荣名下;YL房地产公司授权于**荣决定荣建臻园项目复工事项,行使召集股东会等相关权利;YL房地产公司同意将荣建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荣。 有关法院裁决书,也印证了YL房地产公司股权临时受让的事实。 2017年5月5日,浙江省**人民法院(2016)浙民再87号民事裁定书第5页中显示:本院还注意到,本案股权转让交易发生前后,荣建公司处于资金链危机发生阶段,再审庭审当事人确认,荣建公司目前处于浦江县有关部门参与的风险处置阶段。何某某、**荣再审的**一定程度上可以相互印证。结合荣建公司资金链危机的背景情况,本案相关当事人和案外人签订《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的真实动机存疑。 2019年10月23日,义乌市人民法院(2018)浙0782民初6848号民事判决书中记载,YL房地产公司在庭审质证时认可《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真实有效,认可YL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刘某香于2015年3月24日亲笔签字的“授权委托书”系为真实性。 **荣认为,上述事实充分证明其转让给YL房地产公司的股权是临时受让,同时原则上不影响其继续参与公司管理的权利。 针对**个焦点,是否真的收到了股权转让款?**荣以法院裁决书作为说法。 2017年5月5日,浙江省**人民法院(2016)浙民再87号民事裁定书第5页中显示:根据再审查明的事实,**荣没有直接从YL房地产公司处收到争讼的3350万元股权转让款…… 2019年10月23日,义乌市人民法院(2018)浙0782民初6848号民事判决书中没有认定YL房地产公司已支付给**荣3350万元股权转让款的事实。 该判决书第32-33页显示:“本院认为,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由荣建公司将刘某(注:系刘某香之子)支付给荣建公司的5003万元购房款中的3350万元支付给荣赫公司作为YL房地产公司支付给**荣的股权转让款,现荣建公司通过账面调整的方式来履行其合同义务,荣建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确实享有对**荣或荣赫公司的到期债权,在本案中无法确认荣建公司是否有权进行抵销……” 该判决书认定了其中事实:“2015年9月6日,荣建公司向荣赫公司发出《通知函》,要求荣赫公司办理《股权转让补充协议》项下3350万元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事宜。荣建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荣赫公司已收到该通知函。荣赫公司亦未前去与荣建公司办理相关事宜。” “我根本没有收到股权转让款的事实,这在义乌法院和金华中级法院其他几份判决书中也都确认了。” 对于**荣来说,他把精力、财力、物力和创业梦想,全都押在了“荣建臻园”项目上,甚至没给家庭和自己留一点退路,如今突然间被荣建公司驱逐出局,仅仅一年半时间,从豪情壮志到分崩离析,遂为刀俎之肉,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着实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要争取的,就是依法要回我在荣建公司应得的权利。” 荣建公司破产能一了百了吗 刘某香关联企业控制了荣建公司以后,没有注入后续资金,“荣建臻园”项目依然处在停滞不前状态。 但“荣建臻园”项目在、市值在,依然还是一块肥肉。 刘某香曾亲口跟**荣说,待条件成熟了,荣建公司要走破产程序。 刘某香是YL集团董事长,当地知名的民营企业家,曾因创立“南通国际家纺城”而名噪一时。 因此,许多浦江房地产业人士对新主刘某香操盘“荣建臻园”项目给予厚望。 刘某香成为荣建公司实际***后,对公司股权结构和组织结构进行了调整。 YL房地产公司将其中30%的股权转让给刘某香控制的YL**管理有限公司(现名称改为YL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后把刘某香关联人杨某海的法人代表一职,转换成股东张某人。 “荣建臻园”项目工程是张某人通过时任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后任金华市“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黄某立倾力相助而获得的。 张某人是浦阳街道辖区一名村长,与黄某立结成铁哥们关系。 黄某立对荣建公司及“荣建臻园”项目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照顾。 “荣建臻园”项目土地的受让,得到黄某立的鼎力相助。 **荣为其股权变更登记在YL房地产公司名下一事,曾去质询过市场监管局办证窗口,一名负责同志告诉**荣,浦江是可以在本人未到现场的情况下办理的,而且黄某立领导特意关照过这个事。 黄某立时任浦江县委委员、浦江县政府党组成员、金狮湖保护与开发指挥部总指挥。 荣建公司因“荣建臻园”工程引发纠纷,遂向县政府申请帮扶。2016年6月24日,为维护社会安定,浦江县委、县政府成立了“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处置领导小组”。该“协调处置领导小组”的成立,大大缓解了荣建公司面对众多纠纷、诉讼的压力。 黄某立在案发被抓捕后交代,2017年上半年,其与他人共同出资6000万元,获得了江苏人刘某某(注:刘某香)实际拥有的浦江某置业有限公司(注:荣建公司)30%股权以及刘某某对该公司的1.3亿元债权,其将自己的股权交由他人代持。 2018年7月,黄某立涉案被“双规”。2018年9月20日,荣建公司法人代表张某人向浦江县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 2018年10月25日,浦江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浙0726破申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荣建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该裁定书显示: “申请人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以由于对外担保,被法院查封无法预售,导致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符合《企业破产法》规定的重整条件为由向我院申请破产重整。” 浦江县人民法院查明,荣建公司系2013年成立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由公司法人股东YL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YL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及自然人股东张某人**成立…… 浦江县人民法院认为,荣建公司属破产适格主体。由于荣建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于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偿还能力,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目前正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荣建公司现未提出相关破产重整计划书,但具备破产清算的法定条件。 法院受理荣建公司破产清算申请,对**荣及其债权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荣几个债权人原是为“荣建臻园”项目借钱给**荣。唇亡齿寒,“荣建臻园”不仅是**荣的救命稻草,也是**荣债权人的**希望。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pjszyw.com/yiwulvyou/28641.html

本文标签:公司 万元 刘某 股权 浦江县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