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新闻网 > 科教普及 >

百年前的一次浙江对口援疆

时间:2020-10-21 18:11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惠氏奶粉的产地,沸腾文学网站,从昆明到西双版纳

左宗棠为何从浙江选调人力物力援疆?原因并不复杂。首先,浙江作为中国最古老的蚕桑-丝绸文明发源地之一,已被湖州钱山漾遗址和余姚河姆渡遗址的出土实物证明;同时,江浙地区的蚕桑丝织业,当时处于国内领先水平,正借助“洋务运动”向现代工业转型;第三个原因有点世俗,左与时任两江总督陶澍,乃儿女亲家,援疆计划操作起来更为便捷。

政府的大力倡导,60名湖州技术工人的到来,唤醒了南疆各绿洲蚕桑——丝绸文明的内在潜力,生产力迅速恢复。于阗人于公元17~18世纪织造的一种具有古波斯萨珊风格图案、适应阿拉伯人审美情趣的丝织品—— “艾德莱斯花绸”再次大放异彩,至今仍然是中国丝绸产品大系中一个民族风格独特的迥异品种,进一步奠定了和田作为“新疆绢都”的地位。当年,追随左宗棠出征、收复新疆的文人萧雄,曾在其诗中,生动描绘了和田当时的丝织业:彩帕蒙头手挈筐,河源两岸采柔桑;此中应有支机石,织出天孙锦衣裳。

但左宗棠的援疆举措,既要满足于当时稳定南疆战后局势的特殊需要,也深受了“洋务派”和“洋务运动”影响,官办色彩非常浓厚。他制定了严厉的法令,维护官府的垄断经营,以支撑其在甘肃筹建的中国第一家真正近代工业化意义的机器纺织工厂——兰州机器织呢局的原料供应。最终,于阗的蚕农们不仅没有增加收入,反而赔累不少,致使民间庶子“相戒不敢育蚕”,南疆的丝织业,终究未能实现崛起。

那么,浙江湖州的60名援疆技工,后来都流落到了哪里?虽然史料不足,但基本的推测可以成立:这些技术工人,有些返回了原籍,但仍有一部分,在南疆各绿洲的茫茫人海之中,彻底沉淀下来。

近30年后的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因罪而谪戍新疆的晚清官吏、浙江绍兴人赵贵华,受新疆省政府差遣,奉命到和田考察、发展蚕桑业,也许受“乡党至亲”的观念影响,经赵贵华多方奔走,竟然访求到了左宗棠当年招募来疆尚未离去的浙江湖州蚕工、织工4人。他们都已迈入耄耋之年,儿女成群,仍然从事他们所熟悉的职业,并且培养了一大批少数民族徒弟。赵贵华便将这些师傅和徒弟们发动起来,组成了一个技术骨干小组,大力推广复兴本土蚕桑业,和田桑树栽植规模很快扩大到200万株,蚕丝产量翻了一番多,达70万斤,织机户增至1200余家,年产“夏夷绸”3万多匹,南疆各地的蚕桑业,竟然在晚清大厦即将倾覆的那些年里,“比户业蚕,桑荫遍野。”

赵贵华坚持任由民间“自立牌号,设庄销售”,其经营也明显迥异于左宗棠的官办方式,这也是和田的桑蚕丝织业实现繁兴一时的主要原因。但和田的丝织业最终被外商所控制,80%以上的生丝、丝绸甚至蚕茧,都由俄、英、波斯、土耳其等国商人购走,南疆蚕桑业依然无法走出原料输出地的命运。在中国当时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性质下,这种结局,几乎是民族工商业逃脱不掉的一个时代宿命。

百年不过转瞬间。由左宗棠发端、浙江人赵贵华收尾的一次历时30多年的浙江对口援疆行动,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巧合的是,如今对口援助南疆阿克苏地区和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的,正是浙江省。当年左宗棠、赵贵华的经典援疆案例,或许能给予今天的浙江对口援疆,新的启迪与警示、考较与激励。

(编辑:戚亚平)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pjszyw.com/kejiaopuji/49356.html

本文标签:南疆 蚕桑 浙江 和田 湖州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